<th id="q90lp"></th>
    <rp id="q90lp"><ruby id="q90lp"><u id="q90lp"></u></ruby></rp>

    <progress id="q90lp"><track id="q90lp"></track></progress>
    <progress id="q90lp"><pre id="q90lp"></pre></progress>
    <dd id="q90lp"><pre id="q90lp"></pre></dd>
    <th id="q90lp"><p id="q90lp"></p></th>

    <rp id="q90lp"><acronym id="q90lp"></acronym></rp>
      茶叶网
                     学会动态 茶业动态 企业新闻 业界访谈 展会报道 政策法规 名茶荟萃
                     茶叶科技 鉴茶品茶 茶具鉴赏 茶叶市场 茶艺茶道 茶与健康 茶文化
      首 页 供求商机 资讯中心 企业库 展 会 专家专栏
      协办 萧氏茶叶集团   采花茶业有限公司   邓村绿茶   飞强茶业   中国硒都茶城
      茶叶搜索
      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   网 店
      业界访谈
      佛山普洱茶经营百态:模式受争议,回归茶品
      文章来源:佛山日报 发布时间:2015/6/26 9:16:08

        近两年茶叶行情不好,但普洱茶的话题依旧大热。市场风云变化,“大益”独领风骚变为多个品牌百花齐放,雨林、合和昌、澜沧古茶、福今、润元昌、陈升号、国皓等各大普洱茶品牌崛起。各大品牌在佛山也都有其加盟店和直营店。虽说受到行情冲击,普洱茶价格下行,但动辄几千上万元一饼的茶大有存在。这些普洱茶到底是如何经营的?

        一次大手笔的运作

        “普洱茶早已超越它本身饮用的性质,具备投资商品的特性!逼斩枘壳暗奶,和十多年开始的大手笔炒作分不开。佛山的资深茶客老赵已有20年的茶龄,所藏之茶自称“可以喝到下辈子!彼云斩璧脑俗鞣绞搅巳缰刚。

        “这一轮都是港台的商人炒起来的!崩险运,事实上,香港人早在1950年前后炒作过一次普洱茶,台湾人在1995年前后炒作过一次。近10年内地普洱茶的运作之路只是故技重施。早在2000年前后,港台茶商就在大陆雇佣了大批收茶人前往云南各城市的茶厂、茶庄、供销社,甚至边远村寨收购老茶。当时,普洱茶的价格之低廉不可想象。最初两年每公斤的收购价甚至不超过10元,在2004年,买一公斤铁观音的价格可以买10公斤以上的普洱茶。而古树的普洱茶更是廉价。三年左右,港台商人便将云南大部分的陈年老茶收购尽。到2006年普洱茶大热期,真正具有收藏价值的原产地普洱陈茶大部分已经进入各大庄家的仓库,每个庄家都至少拥有数百吨存货。

        控制货源之后,港台游资开始在云南收购茶厂、并购重组,控制上游产业链。最有代表性的就是2004年底,博闻集团全面接管了有60多年历史实际上早已资不抵债的勐海茶厂。接下来,就是重金投入宣传舆论造势,进行政府公关实现运作战略,标志当属2007年4月8日思茅市改名为普洱市。完成前期的铺垫之后,通过拍卖、自卖自买等方式拉高普洱茶的价格,然后有条不紊地出货,最后再放量甩货,等待广大消费者接盘。

        饱受争议的模式

        2009年前后,“疯狂的普洱”让很多人看到了商机!按笠妗币患叶来蟮某∶娓似渌罄凑呔赫幕。国皓、合和昌、澜沧古茶、福今、雨林、润元昌、陈升号等各大普洱茶品牌逐渐崛起,瓜分市场。各大品牌之争导致行内风云诡谲,你方唱罢我登场,直令人眼花缭乱。然而,从2012年开始,普洱茶市行情急转直下,“普洱茶面临崩盘局势”的说法就甚嚣尘上。典型的是“大益”普洱茶的代理商。行内人概括为,以前是拿到厂家配额就等于赚到了钱,但后来却被经销模式捆绑,货还没到经销商手上,已经亏损了,但经销商又不能不拿货,因为还要完成拿货量才能获得厂家的返点。

        和“大益”一样,饱受争议的还有“雨林”!按由桃敌问缴侠唇,它非常成功,其他品牌难以复制!狈鹕叫心谌烁嫠呒钦,雨林古茶坊的创立依托于建立在广州芳村的东和茶行。在早期普洱茶市场炒作中,藏茶的人需要一个二手交易市场变现,东和茶行在激烈的竞争中成为二手茶交易的一个平台,拥有了众多的经销商和大益二手商家。2012年,东和茶行的老板创立了雨林古茶坊。

        创立两个月,就利用自己渠道在芳村拓展了近百个经销商,雨林一面世,就备受争议。除此之外,其超高的价格,也被人讥讽为“土豪茶”!吨泄斩琛吩又揪驮苯颖ǖ,雨林古茶坊的茶“严重产品价格倒灌”,同样都是班章古树纯料,雨林古茶坊的新品要贵过陈化12年的大白菜老班章。杂志还评论,雨林古茶坊的茶品更多的是门店陈列价值而非终端零售价值。更把“雨林是先有渠道才有茶”的营销模式,定义为“资本运作”。

        但不可否认的是,雨林在各地的经销门店却如雨后春笋。记者在雨林的官网上查询,其经销店遍布全国各省,佛山的经销店有7家。但佛山商家并不愿多谈雨林的模式,在黄岐的经销商林先生也仅说,“店面已转让”。

        注重茶品的回归

        经历过茶市的起伏,一些品牌开始注重茶叶的实用价值!拔颐堑牟杓鄹窈芪榷,举个例,10年前20元的茶,现在也就90元近百元,5倍的价格是茶叶存放正常的增值和物价上涨的结果,不是炒作!崩讲坠挪璺鹕狡芳行牡挠泄馗涸鹑酥渔孟蚣钦咚,经过2007年的炒茶风波之后,茶客们谨慎又理性。过去的茶的价格高于价值,现在是品质高于价格。而澜沧古茶更加注重的是挖掘普洱茶的市场价值,不仅在研究如何用高品质的茶叶留住老茶客,还开发了10多种玫瑰普洱、菊花普洱等适合年轻人随时饮用的时尚饮品。

        “合和昌做拼配古树春茶,产品质量稳定,基本一到货就分光了!焙虾筒鸪蔷甑母涸鹑税⒗妓,在所有的客户和消费者眼中,合和昌很高端大气!按拥酱杉杓萍蚪嗟墓愀媾凭湍芸闯銎肺!钡娜,合和昌的老板钟广林是潮汕人,这家企业不可避免带有潮汕人的做事风格。在芳村最核心区建独立的品鉴中心;重视和参加每一次茶展茶博会;自行策划巡回式的“普洱北行”行动;按照自己的模式按部就班;只送不卖风靡全国的“小红盒”……稳扎稳打的策略,逐步赢得了茶客的心!拔颐堑甓恳10件,基本都是只拆一件散卖,其余都整件被茶客拿走了!

        “我们做了10年了,产品价位从几十元到上万元都有!崩下肽虾<用说甑睦习寤浦厩克,这几年都是几百元的产品销售得比较多,厂家货源充足,每年还会做一些高性价比的产品留住顾客!岸际鞘凳翟谠诘芈糁柿!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其它相关新闻  
      重庆南川区8月底建成国家茶树良种繁育基地 武夷岩茶春茶7月在厦门全线上市
      武夷山:品种茶“盛宴”即将到来 浙江茶产业开启“互联网+”打造新产业链
      新加坡航空推出全新中式餐食 包括多款茶饮 如何应对茶业“关店潮”升级之势?
      如何评审乌龙茶:干看条色 湿品香味 平和白芽奇兰茶:古新交融 香飘更远
      浮瑶仙芝:打造茶旅一体化的“样式模板” 金庸:喝绿茶养生 最好是龙井茶
       
      茶叶分类导航  
      乌龙茶
      闽南乌龙 闽北乌龙 广东乌龙 台湾乌龙 其它
      绿 茶
      炒青绿茶 烘青绿茶 晒青绿茶 蒸青绿茶
      红 茶
      小种红茶 工夫红茶 红碎茶
      黑 茶
      滇桂黑茶 湖南黑茶 四川边茶 湖北老青茶 其它
      白 茶
      白豪银针 白牡丹 贡眉 寿眉 其它
      黄 茶
      黄芽茶 黄小芽 黄大芽
      再加工茶类
      花茶 紧压茶 萃取茶 果味茶 含茶饮料 其它
      礼盒包装
      竹(木)盒包装 纸盒包装 金属罐包装 衬袋盒装 其它
      盛世收藏
      珠宝 邮票|钱币 其它
      机械设备
      保鲜设备 摇青机 包揉机 速包机 松包机 包装机 真空机 其它
      茶叶器具
      紫砂茶具 陶瓷茶具 玻璃茶具 竹木茶具 金属茶具 电茶壶 电磁炉 茶盘 其它
      农用物资
      茶油 茶粉 其它茶提取物 茶肥料 防虫/杀虫/杀菌剂 茶籽 其它
      其它茶产品
      根雕茶台 茶点茶食 茶枕头 茶工艺品
      工艺物品
      文房四宝 家具 字画 玉器翡翠 其他
      友情链接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本站招聘 | 法律声明
      联系电话:027-87661989 记者:刘鹏 138-7106-3360 QQ:110399410 邮箱:cnfdacom#qq.com(#即@)
      湖北果品办(经作站)湖北茶叶学会主办 版权所有:环球茶叶网 地址:武汉市武珞路519号湖北农业事业大厦1601室 技术支持:武汉鑫太阳科技有限公司
      访问人数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备案号鄂ICP备09018596号
      小鱼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